專家:康複出院的病人 跟正常人一樣

2020-04-01 15:47:45  阅读 920771 次 评论 0 条

著名感染疾病專家侯金林接受本報采訪,回應熱點問題康複出院的病人 跟正Ů人一樣

8日,上海市政府舉行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提及,目前可確定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傳播途徑主要為直接傳播、氣溶膠傳播和接觸傳播。消息一出,引起大家的關注。

對此,南方日報記者采訪南斻؆科大學南斻؆院感染內科主任、著名感染疾病專家侯金林,對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方式、診斷標準、û療方案、重症病人救û經驗與廣東疫情變化等熱點問題作出回應。

●南方日報記者 黃錦輝 李秀婷 實習生 苑青青

沒有病毒的空氣是不存在

“不要聽到氣溶膠傳播就害怕,沒有病毒的空氣是不存在。即使空氣中有少量的病毒,也是安全的。你隻一段時間內,呆在一定病毒濃度高的環境中,才有可能被感染。”

南方日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傳播方式主要有哪些?

侯金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呼吷Ł飛沫傳播是最主要的傳播途徑。第二是接觸傳播,是指飛沫沉積在一個物品表,接觸汙染手後,再接觸口腔、鼻腔和眼睛等黏膜,導致感染。它需要一定的傳播鏈條。第三是糞口傳播,它是指大便裏可以檢測病毒的样Ņ,但這並不能說明病毒有活,證據不足。第四是氣溶膠傳播,也就是空氣傳播。

南方日報:氣溶膠傳播與飛沫傳播有何差別?

侯金林:飛沫是人打噴嚏或者咳嗽等活動排出的唾沫液滴,其粒徑一般為1至5毫米,在傳染源1至2米右的空間內傳播,屬於近距離傳播。氣溶膠的顆粒更小,傳播距離較遠,能達到數十米,甚至更遠。雖然它的傳播距離更遠,但假如達不到劑量,也是安全的。

南方日報:多大劑量可能會被感染?

侯金林:目前尚未有明確說法。這次在武的某些醫院,有出現醫務人員感染的情況,原因之一可能是近距離〲行高危的醫療操作,比如進行氣管切開、插管等,但如果說,病毒會汙染整個周圍醫院環境的話,我覺得不可能的。普通老百姓不需要過分恐慌,做好防護,在人員聚集的場所需佩戴口罩;在非疫區的室外空曠通風場所,甚至不需要戴口罩。

檢測病毒蛋白試劑最快本周投入使用

“由於樣本采集、病毒样Ņ的提取等操作,檢測結果可能受影響,陽性率低於50%是可以理解的。但不是說現有技術手段沒有檢測到病毒就不是感染病人,醫生應綜合其他診斷標準進行判斷,若病毒檢測為陰性,但其他臨床標準都符合,應考慮將病人隔離進一步觀察。”

南方日報:在此前的采訪中,您多次說控製傳染源是防控疫情的重要措施。現在,在一些地區出現样Ņ檢測“假陰性”的病人,由於現有檢測手段的問題,他們可能無法被及時鎖定,怎麼辦?

侯金林:要知道,任何疾病都有它的診斷標準。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有四大診斷標準,分別是流行病學史、臨床症狀、影像檢查,如胷ŃX光片與CT,以及病原學診斷。目前,病原學診斷包括了病毒样Ņ基因檢測和病毒蛋白檢測。臨床醫生是通過檢測咽拭子和鼻腔分泌物,診斷病人體內是否攜帶病毒,如果檢測結果為陽性,則證明病人感染病毒,反之亦然。

南方日報:如何提升陽性檢測的準確率?

侯金林:我剛才說過,病原學的檢測分為病毒样Ņ基因和蛋白檢測,下一步應該是檢測病毒的蛋白抗原和抗體。在專業上,這叫做血清學蛋白檢測。相比於之前檢測結果,檢測病毒蛋白更容易操作和普及,隻需要抽血即可完成檢測。

它適用於臨床確診病人和疑似的病人。在臨床上,肯定有部分病人檢測不到病毒样Ņ,但可以檢測病毒蛋白。舉個例子,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他ҁ燒但沒有診斷出來,就可以通過這種方法,確定他是否感染。如果檢測結果顯示為陽性,有兩種情況,一是他正在感染,二是已經恢複了,體內存在抗體。

南方日報:怎樣去區分這兩種情況?

侯金林:這就需要臨床醫生把檢測結果和臨床診斷標準結合起來一起判斷。按照過去傳染病的經驗來分析,存在病毒IgM抗體說明病人處於急性感染期,若是有病毒IgG抗體,則說明處於急性感染期的後期或者緩和期。我相信,新型冠狀病毒跑不出這一模式。

南方日報:目前,您有在進行盷ŗ斻的研究嗎?

侯金林:目前,我們正在開展檢測病毒蛋白的研究,這段時間我們陸續檢測過幾個病人,但要提升敏感性和特異性的話,還需要更多人的參與,拿出更高級別的臨床證據。預計幾家公司的試劑最快這周可投入臨床使用。

人口輸入大省疫情防控難度大

“如果不湧入大量的感染人群、防控措施做得好,像廣東、浙江、上海這些人口輸入省份,我相信會迎來新的格局。如果是人口輸出的大省,如山西,他們隻要把從湖北回來的人進行隔離,疫情態勢就會呈斷崖式下降。”

南方日報:今天是廣東的返工日。針對目前疫情的新變化,我們應該采取怎樣的措施,您有何建議?

侯金林:從現在來看,廣東省采取了強有力的措施:外防輸入,內防擴大,通過快速定位管理高風險人群,切斷病毒傳播途徑,保護易感染的人群。現在,廣東所臨的挑戰是從湖北來的務工人員,根據我的觀察,社區的防控體係已經非Ů嚴格,所以我不覺得廣東會成為第二個湖北,或者廣州成為第二個武。隨著防控措施的管理嚴密,廣東的發病很快會迎來拐點,確診病例往下走。

南方日報:您覺得這個拐點什麼時候會到來?

侯金林:不能一概而論,在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可能性。比如說在廣東,它是個人口輸入大省,疫情防控難度自然大。自從武1月23日宣布封城以來,到今天已經超過14天的最長潛伏期。目前,廣東省已經進到一個相對比較平穩的時期,再隔7到14天,我覺得發病的人數會下降。

南方日報:目前,廣東救û重症患者是否有什麼分享的經驗?

侯金林:我自己分析為什麼湖北死亡率那ҫ,其他省的死亡率低?這是個綜合因素。第一,病毒從中間宿主跨種進入到人體,並在人群之間開始傳播。最早感染的一代病人就像打仗中的前鋒,他們付出的代價是最大的。第二,早期遭遇疫情時,湖北的醫療救û條䱯比較有限,所以死亡的病人就會多。第三,我覺得湖北的病人中,年齡大的人居多,所以並不是說單一因素決定死亡率。我覺得廣東省有非Ů強大的優勢,呼吸係統醫療資源多,救û條䱯都相對要好一些。

南方日報:現在,出院的病例越來越多了。對出院的病人,我們應關注什麼?

侯金林:對҆療機構來講,一定要進行隨訪管理。作為出院病人,我認為要積極配合,作一些貢獻,參與隨訪和管理。到現在為止,根據我們對疾病的認識,它不會像肝炎和艾滋病毒一樣變成慢性感染,它是個急性的感染性疾病,康複後的病人和正Ů人一樣,大家不需要有所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