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民警司元羽連續奮戰16天後犧牲在抗疫一線

2020-04-01 17:19:13  阅读 412866 次 评论 0 条

他用生命守好身後這座城

徐州民警司元羽連續奮戰16天後犧牲在抗疫一線

“喂,是李師傅嗎?請問你平安返回武了嗎?”

2月13日晚,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站長陳磊撥通了湖北鶴翔物流公号ŧ駛員李建武的電話。

聽到對方肯定的答複,陳磊感到些許欣慰。他告訴李建武:“這個電話是我替司元羽指導員打給你的,他生前一直記掛著你……”

“什麼,什麼,生前?指導員怎麼了?”

“他連續加班多天,昨天突發心髒病,不幸殉職了……”

電話那頭,是短暫的沉默,接著傳來李建武的哽咽聲。

2月10日中午,李建武駕駛一輛載重30噸的槽罐車從江蘇省新沂市運送一扻؆用酒精回武、途經三堡公安檢查站時,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一中隊指導員司元羽為他做疫情檢查。得知他和同車的李振中沒有防護服,司元羽把上級發給自己的防護鏡和當天執勤時使用的兩套一次性防護服送給他們,並留下了聯係方式,表示以後隻要有㛣,會盡力幫助。

沒想到,2月12日,在疫情防控一線連續奮戰16天後,司元羽突發心源性心髒病,倒在了工作崗位上,年僅47歲。

“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

2月12日早晨,三堡公安檢查站外大霧籠罩,民警劉誌強吃早飯時,沒看到司元羽的身影,以往這個時間司元羽早早就上一線了。宿舍的門也沒有開,劉誌強去了敲門,沒有應聲。“他可能是太累了,連續奮戰10多天,就沒好好休息過。”劉誌強說,“我就沒再敲門,讓他多睡會兒。”

到午飯的時候,司元羽還沒起床。劉誌強覺得不對勁,再去門,還是沒回應。不祥的感覺掠過心頭,他立即向站領導報告,大家一起把門砷Ŗ,發現司元羽躺在床上,失去了意識。大家趕緊將他送往醫院搶救,但終無力回天,司元羽於當天15時不幸殉職。

三堡公安檢查站地處連霍高速公路蘇皖省界,是守護江蘇的“北大門”。1月28日,根據疫情防控需要,徐州市在這裏設置了疫情檢查站,要求逢車必檢、逢人必查。檢查站隨即成立了“黨員突擊隊”。陳磊說,就在當天,司元羽遞交了請戰書,隻短短幾句話——“三堡黨支部:我叫司元羽,我是共產黨員,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勇踐使命!”

從疫情檢查站設立到司元羽殉職,前後16天,他隻回過一次家,拿些換洗衣服又來了。同事收拾司元羽的遺物時,發現他的宿舍裏留有一張準備回家出入社區的證明,落款日期是2月11日,遺憾的是,這張證明他還沒來得及用。

“這裏就是我的家,夜班我來值”

疫情檢查站剛剛成立時,一中隊7名民警、6名輔警排班流執勤,每天三班倒,每人每天一個班。排班的時候,司元羽說:“大家都那麼辛苦,夜班就不要排了。我反正就一個人,單位和家一個樣,這裏就是我的家,夜班我來值。”

他為什麼一個人呢?陳磊難過地對記者說,司元羽的妻子長期患多種疾病,司元羽一直四處求醫問藥,悉心照料,卻能留住她的生命,2016年去世時才44歲。隔年,他的父親也患病去世了,母親被弟弟接到了山東煙台。妻子去世後,他將唯一的一套住房讓給嶽父嶽母居住,自己租了一套小房子住。唯一的女兒去年9月到外地上學,平時家裏隻他一個人。“與同事們相比,他更難更累也更苦。”

司元羽的弟弟司元嶽說,今年春節前,他和哥哥約好,春節去煙㙪母親。臘月二十九那天,他特地從煙台趕到徐州接哥哥,誰知道,哥哥爽約了。那時司元羽感覺疫情越來越嚴重,檢查站任務輕不了,就臨時決定不走了。大年初一,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部署下達疫情防控工作任務,啟動一級勤務機製,司元羽第一時間返回工作崗位,衝上防疫一線。

記者在疫情檢查站現場看到,為了有序引導車輛,這裏設置了兩道崗線和一個檢查點,其中第一道崗線在高速路口,負責引導車輛下高速,第二道崗線在檢查站前,負責分流車輛,並將重點車輛引導至檢查點。第一道崗線被民警稱為前島,直接對急而至的車流,比較危險。三堡公安檢查站一中隊中隊長季峰說,司元羽每次值班,都主動要求去前島。

季峰說,值夜班的時候,一刻都不能閉眼打瞌睡,大家擔心司元羽的身體吃不消,都不同意他的提議。可他再三堅持,說他壯得像頭牛,扛得住。

季峰說,司元羽高高大大,飯量也大,從來不生病,身體好得很,大家也都以為他能扛得住,就默認了。說著說著,季峰眼眶濕潤了:“後來,他連值了6個夜班,我們實在不忍心,就不讓他再值了,可能那個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嚴重透支了。”

“咱們能做的,就是把身後這座城守好”

劉誌強經Ů和司元羽一起搭檔執勤。他說,司元羽有一個能裝七八百毫升水的大杯子,每次執勤的時候,都會把水裝滿,為的就是不用中途離開執勤點加水。

劉誌強還記得最後一次和司元羽一起執勤時的情景。2月11日8時,兩人一起來到疫情檢查卡口。當天是部分企業複工後的第一天,返程車流量很大。11時許,卡口來了很多大車,擺放的錐筒有些窄,這些車不好走,司元羽就彎著腰走了1.2公裏,把沿途的錐筒一個個挪開。15時許,車流量漸漸小了下來,駕駛員可以在3個車道自由通行,但司元羽還是堅持將車輛引入同一車道。他說,這樣做,可以讓測體溫的醫療組同誌流休息。“他就是這樣,總著別人。那天本來不是他值班的,站裏一個同事家裏小孩生病,他直接頂了上去……”

劉誌強還記得,2月10日,司元羽幫助完李建武後,曾感慨:“可惜咱們不能去,咱們能做的,就是把身後這座城守好。”

他用生命踐行了守好身後這座城的錚錚誓言。